他们在潜逃之初

2017-10-04 08:58

经查,在厕所落网的青年田小华(化名)今年25岁,家住云南省文山县。今年3月20日,田小华的朋友马某在老家与人发生纠纷,马某喊来田小华,两人在街头对受害人先是拳打脚踢,又骑着摩托车从受害人身上轧过,得知受害人死亡后,两人分头潜逃。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警方调查发现,刘晓于2000年将户口迁至河北,当时他曾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一家企业上班。他在迁户口时,向当地有关部门提供的是伪造的户籍信息。而刘达在与一名河南籍女子结婚前,将户口落在女方老家。落户时,他们分别将各自的姓名改为刘士明和张仁贵。

8月11日下午3时左右,当涂县公安局黄池派出所两位民警,走进辖区剑豹服装厂进行日常消防安全检查。这时正在缝纫机上操作的一名青年远远看见身穿警服的民警翟光华,神色慌张地悄悄离开,躲藏到车间外的厕所内。

据寿县警方介绍,刘氏兄弟被带回后,如实交代了23年前犯下的命案。目前,两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。

刘氏兄弟的父母、哥哥均已过世,姐姐因病基本丧失了口头表达能力,一个侄子常年在外打工。在办案民警张学好看来,刘氏兄弟和其侄子很可能还有联系。

后来,他们各自成家,定居在河北省三河市(北京六环附近)。在被警方抓获前,刘晓在北京市海淀区社区服务中心上班,刘达在福建省泉州市一家大理石厂做技术工,手下有二三十名工人。

果然,专案组发现今年3月至5月份,刘氏的侄子经常在河北出现,和他联系的一个人叫刘士明。民警进一步比对发现,刘士明的长相与刘晓高度相似。6月24日,寿县警方奔赴北京,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,将刘晓抓获归案。

刘达交代说,他们在潜逃之初,先后藏身于芜湖、江西、广东等地,但整日惴惴不安。后来,刘达利用他曾在北京当兵,对当地环境相对熟悉的优势,带着刘晓隐藏于北京及周边地区。

两人向警方交代说,23年来,他们曾多次计划过投案自首,但想到孩子尚未成家立业(刘晓的儿子在读大学,刘达的女儿在读高中),又放弃了这种想法;他们也曾商定,如果其中一人被抓,一定要交代另一人的下落。他们心里很清楚,逃亡的日子很累,总有一天会被抓住的。(沈军王顶坤陈国强记者殷平胡广)

刘晓被抓后,根据其提供的线索,张学好和同事赶往福建省泉州市。当天晚上10点钟在当地一家大理石厂碰到正准备潜逃的刘达。据刘达自己说,我们碰到他的时候,他刚刚给手下二三十个工人发完工资。

1990年7月16日,刘晓和同学在当地一家饭店吃饭时,与邻桌的同乡青年赵某发生口角,本来争吵几句也就过去了。但在当天下午,刘晓和哥哥刘达在街上又碰到赵某,双方话不投机发生冲突,刘氏兄弟气急败坏,一脚揣中赵某下体,后者当即疼痛倒地,刘氏兄弟便离开了。

23年前,他们兄弟俩都是我省寿县农村的优秀青年,却因一时冲动打死他人,开始了隐姓埋名的逃亡生涯。日前,两人最终被寿县警方捉拿归案。此时,他们都已成家立业,一个在北京市海淀区社区服务中心上班,另一个是手下有二三十人的工头。

事发后,刘氏兄弟还到地里摘西瓜吃。当天傍晚,两人回到家中,得知赵某已经死亡,才意识到出大事了,连夜往芜湖方向逃离。

兄弟俩姓刘,家住寿县隐贤街道。23年前,老大刘达(化名)22岁,弟弟刘晓(化名)小他4岁。当时,刘达刚从部队退伍回家,等待安置工作;刘晓还在读书,是学校体育班的特长生,案发之前刚参加完省运会选拔,很有希望代表六安市参加省运会田径比赛。兄弟俩身体健壮,长相帅气,在乡邻们看来,他们都是优秀青年。

我当时走进厕所,看到那位20多岁的小青年靠在厕所墙上,神色格外慌张,我也感到奇怪,厕所又矮又热,臭气熏人,不解小便跑进厕所干什么?翟光华说,自己上前准备询问,未等开口,该青年突然跪下喊道:你不要抓我,那人不是我弄死的!民警翟光华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该青年有命案在身,遂上前一步将其牢牢控制住,带回派出所。

事发后,警方奔赴多地追捕刘氏兄弟,但一直没有线索。今年初,寿县警方加大命案攻坚力度,专门抽调精干力量,全面搜集刘氏兄弟的关系人。

翟光华当时正好想上厕所,他走进车间外同一个厕所内发现,厕所里这名青年靠着墙,头上直冒汗。见有民警进来,该青年显得格外惊慌。他的蹊跷举止引起翟光华的注意。